公司简介 -- 正文

浪子回头: 你所不知道的马库斯-斯马特

无论是数据、风格还是技巧,没有多少改变,也可能永远不会改变。

这个以硬派防守出名,被球迷戏称为波士顿钢铁厂厂长的「聪明哥」,以后卫之身从加里·佩顿手中接过DPOY,也是凯尔特人夺冠阵容最不可或缺的拼图之一——马库斯·斯马特。这是他的故事。

*****

马库斯·斯马特的视线如鬣狗般,目不转睛地盯着球场,一秒也没走神。

与看上去有点凶悍的外表截然相反,坐在篮下的斯马特实际上彬彬有礼,在接受我们采访时甚至有点过于热情。但不知为何,他却总皱着眉头,或许他仍在保持自己对篮球的渴望——在2K22里,他有枚名人堂级别的争抢狂人徽章。

距离投篮训练开始还有10分钟,而距离凯尔特人客场对阵骑士队还有9个小时。但只要斯马特靠近球场,他就会忘记时间,迷失在木质地板那些迷人的线条里。

「我想这些应该就够了。」斯马特说。他看上去就像个伺机而动的猎手。

他为自己的所有关节拧上发条。他的膝盖,他的脚踝,他的手臂,他的后背,调动每根韧带,绝不放过任何机会,绝不错失任何一颗球。有时候,你真的想知道他是不是打从子宫里蹦出来,就会本能地朝球扑去。

无论是平时的三人组合进攻还是防守端人盯人的练习,每次训练对他来说就像是身处东决G7,好像一旦热身表现得稍有懈怠,第二天他就会被赶出TD花园一样。

不仅是场上,就连场外他也保持着某种高标准。闲暇之余,他最爱的就是说唱,但和很多业余爱好者不同的是,他喜欢为自己预定好录音棚,在专业的指导下练习他的押韵技巧。

他总是这样,压力和标准就好像某种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而他必须去执行。

即使2018-19赛季的凯尔特人已经九胜一负(算上开局的十胜十负,他们当时的战绩是27胜11负),克利夫兰骑士战绩并不乐观,面对这样的对手,斯马特却一秒也不愿多休息。

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困惑中,感觉脚步沉重。开赛前的一小时,他有点踌躇地出现在更衣室,而他的队友们仍在喋喋不休,享受着他们的赛前餐。

他仍旧抬着脑袋,也没有松开攥紧的拳头,他左手边的两张桌子上摆满了美味的烤鸡,意大利通心粉,烤土豆,蜂蜜香醋鲑鱼,标配的花生果酱三明治和菠菜沙拉,他却懒得看一眼。

他只是走来走去,从这儿到那儿。对他来说,这场比赛已经开始了。

*****

毫无悬念地,凯尔特人以103-96的分数战胜骑士队。成千上万的球迷攘攘而来,又在寒夜匆匆而去,但斯马特看上去却不太好,好像什么东西让他的心脏沉到谷底:那个缺席的空位。这让他有点酸楚地勾起过去的回忆。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老菲尔·福特说,他是斯马特最好的朋友、前高中和大学队友菲尔·福特的父亲,也是斯马特如同家人般的存在,「真奇怪,她竟然没有来。」

斯马特出乎意料地沉默下来。老福特比任何人都了解他,这个来自德州弗劳尔芒德的孩子最初对篮球一窍不通,但他宁愿挨饿受累也不愿放弃一场比赛。他只是投篮,打铁,抢板,然后接着投篮,不断重复,控球,打出关键表现——蜂鸣器响,那场他拿下17分。

老福特知道斯马特仍在悼念他的母亲,卡米莉亚·斯马特,这朵盛开了63年的山茶花最终还是输给了骨髓癌,悄然凋谢在了2018年的9月。过去,卡米莉亚总会特意跑到克利夫兰看他打球,顺便在杰克克利夫兰赌场玩上一会老虎机。在21点这类纸牌游戏上,她总能轻松碾压她的儿子。

斯马特总喜欢说:「我是妈妈的男孩。」事实上,失去母亲这件事让他失魂落魄,好像他的心脏自此就少了那么一块,这很残忍,但痛苦让他慢慢找回自我,也让他彻底变得成熟——尽管代价过于高昂。

就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卡米莉亚教他要有一份团队精神,比如一旦有人向她称赞斯马特的表现时,她就会马上转移话题,「不,不,不,」她摇头,「让我们回到比赛来。」她总是冲着他大喊大叫,让他打出强硬表现来,尤其是当他犯下失误或者频频打铁的时候——「加油,马库斯,你可以做到的!」她说。

她是个要强的女人,就和她的一生一样,而她也用同样的高标准要求她的儿子。一次嬉笑打闹的时候,九年级的小斯马特一不小心磕在门上,脑袋顿时鲜血四溅,而没想到的是,卡米莉亚当场就给他缝了九针,就好像忘记了他其实还只是个怕疼的孩子一样。

直到斯马特进入联盟之后很久很久,久到去年夏天他签下四年5200万美元的续约大合同,真正一跃龙门成为明星,卡米莉亚仍旧穿着他那件又破又旧的AUU锦标赛短袖,就好像仍在过去那样,她并不渴望金钱或者其他物质上的东西,因为她是那么的富足,她的手里有着斯马特最需要的、最宝贵的一切品质:爱、信仰、无怨无悔。不管有多少人讽刺他的跳投是那么糟糕,她仍旧相信她的儿子,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出手,永远不要畏惧投丢。」

她再三提醒斯马特:「篮球,虽然它很重要,尽管它让你得以拥有很多,但它只是场游戏,你应该享受这个过程——像一面铜山铁壁的盾,而你是这片空间的领主。」或许这就是他如此热爱防守的原因,他能够掌控一切。

「我知道,只是她不在了让我有些难以适应.......」斯马特回答,朝着老福特点点头,「我想你是对的。」

*****

对于斯马特身边的人来说,这一切并不让人惊讶:他正在打出他生涯最好的表现,同时忍受着他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痛苦,但并不奇怪。

「毫无疑问,这不是运气使然,」小福特说,作为斯马特的好朋友,他表现得相当了解对方,「这就是马库斯式的心态,哪怕事情变得越来越棘手,哪怕一切变得一塌糊涂,他最后都会以某种方式站起来。」

似乎确实是这样,但为了凯尔特人,斯马特不得不坚强起来。这支球队实际上一整年都有些糟糕——可能上一场,他们大破对手拿下战果,下一场就被对手摁着暴捶。大胜,或者惨败,就像过山车,而接踵而至的几个问题也让这支球队的未来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来自凯里·欧文未来猜测的流言蜚语,戈登·海沃德刚刚伤愈复出,而杰森·塔图姆和杰伦·布朗这对年轻的双探花似乎还并不能很好地扛起这支队伍,在这个本应成为突破点的赛季表现得却有点那么起伏不定。

这个时候,斯马特就成了全力突破的关键爆点,而这也不是巧合。11月26日,布拉德·斯蒂文斯将斯马特重新提回首发,而这一刻就成了连胜的开端。就好像得到了什么庇护,他甚至投进了更多的跳投,变得更有效率、出手更加巧妙合理,2018-19赛季,斯马特的投篮命中率达到了职业生涯最高的40.2%,而三分命中率则达到了35.9%。

「关于马库斯,我能说得最好的一点就是——他已经为这支球队效力了五年,而这五年我们都是季后赛球队,」史蒂文斯说,「在过去的五年里,他为我们的胜利付出了许多,而且他从未停下脚步——我想,他应该还能达到更高的层面。」

当他在场的时候,其他人会打得更好,他就是这样神奇的存在。

尽管在美职篮这个以投篮为王的联盟里,很多特质很容易被忽视,但幸运的是,斯马特的队友了解并珍视他的这份独特价值,他对位从1到5号位球员的手段,这个6英尺4英寸的家伙封盖那些比他矮的对手,总是从出其不意的地方突然跳出来阻碍对手进攻,构成凯尔特人最坚硬的一道防线。哪怕结果是被驱逐,抑或是被联盟重罚一笔,无论何时,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保护他的队友,他从未缺席过任何一次训练,也绝不放纵自己偷懒。

「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球员能像斯马特那样打满82场比赛,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他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斯马特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时期的教练特拉维斯·福特说。福特现在是圣路易斯大学的教练。

和斯马特成为队友,你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足够努力,是否已经尽己所能去赢得每一场胜利。

「他每天都在努力训练,希望能为团队做出贡献,能够让大家打得更好,不仅在比赛之夜,就连平时训练也从不懈怠,」斯马特的前队友,现效力于犹他爵士的杰·克劳德说(译者翻译时,克劳德目前正在菲尼克斯太阳队效力),「他是那种能勾起你斗志的人。」

的确,不仅如此,斯马特也绝对是很多球员不想对位的人之一,他纠缠你,惹恼你,激怒你,让你咬牙切齿,让你在他的严防死守下透不过气,而他的目的便是如此。他最为出名的就是他的「碰瓷」技巧——比如那张经典的鲤鱼打挺。

「在球场上,这家伙看起来就像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斯马特在埃德蒙·马库斯高中的前教练肯尼·博伦说,「老实说,很多时候他都这样——但在场外,他愿意为任何人做任何事。」

或许可以问问斯马特在凯尔特人的队友们,请选出你们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关于他的往事——最激烈,最狂野,最带有斯马特风范的那种——结果花了两分钟,他们也想不出一件。不是因为实在是没东西可讲,而是因为那些回忆如洪水般袭来,让他们有点无从下手。因为每一天的斯马特都是这样活力四射。

就比如斯马特在17年对决火箭的那场比赛的最后7.3秒,他对詹姆斯·哈登连造两次进攻犯规,最后抢下胜利那样,「这可能是我见过最疯狂的事儿,」当时凯尔特人队的前锋马库斯·莫里斯激动地说,「即使手中空无一物,他也能改变整场比赛。」

或者再来一场?18年季后赛凯尔特人对阵雄鹿,他在争抢一记界外球时奋不顾身地扑了出去——那场比赛他刚刚复出,但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右手拇指上还带着夹板,也不在乎这是他经历UCL手术六周后的第一场比赛。

他只是需要救到那球,于是他就那样做了。

他总是这样。

「我见证了那些发生在TD花园的、惊心动魄的场面,」史蒂文斯说,「那一刻,我不知道我是否也感受到那份激动不已。」

这也使斯马特成为绿军球迷的最爱, 因为他简直就是凯尔特人精神的象征:坚韧不拔、绝不废话、雷厉风行。他与那种渴望欢呼追求得分的球员不同,他是那种回归核心的关键人物。

「如果回到60或者70年代,我想我的心态和打球方式绝对是最棒的,他们每场比赛都这样打。」斯马特说。

就是这样。

「是的,就是这样!」斯马特说,脸上笑意难掩,「我认为我们今天其实有点丢了这份强硬,一切都变得太乖顺了,大家都害怕突破,害怕发生对抗,不想有肢体接触,保持某种安全距离。」

「——但我不一样,」斯马特接着说,「我在对抗中茁壮成长,而对抗是我的天性。」

那年斯马特只有24岁,但在与他对视或者和他交谈的时候,你很容易忘记这一点。他表现得就好像已经活了四、五辈子那样成熟,确实是这样——他比其他人经历了更多,也承受了更多,在四年多的职业生涯里,他悄悄地生长、慢慢地成熟。这并不意味着比赛或者时间对他来说放慢了脚步,而是他更了解这一切,了解自己,逐渐变得释然,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深刻。这是一个与过去暴戾糟糕的自己和解的过程。

尽管当时他还没有入选最佳防守一阵,他也想证明自己给那些质疑他的人看——但他并没有被这份对荣誉的渴望冲昏头脑。

「这确实关乎一场胜利,」斯马特说,「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东西,但事实上这只是场人气竞赛.........我并不认为它能够决定我是哪种防守者,也并不意味着我是个糟糕的防守者,也并不暗示着我不能成为最棒的防守者——我想,这只是意味着有人比我更受欢迎。」

「我知道我是谁,」他补充道,「不仅在场上,还有在场外,以及我能做些什么。我不会因为其他人的看法而改变我的信念。」

斯马特是个坚定的家伙。这是很多人都没有的品质——有时候,我们总是会为了妥协其他人的想法而忘记自己的初心。

他从这头跑到那头,永远保持活力,把跳动的心和热血献给他最爱的球场,他的热情溢于言表,冲破边限,他令整个团队为之振奋,使所有人得以团结一致,他像根串联所有人的线。但有时他的激情可能会灼伤到其他人,有时候则会伤害到他自己,或者这支队伍。

(译者补充:比如20年的东决G2,凯尔特人惨遭热火逆转。

赛后,斯马特怒气冲冲地冲进球队更衣室。

「你们所有人都要承担责任,」他怒吼,「而不是球队一有问题就把锅甩给我!」

杰伦·布朗站了起来,面对斯马特的指控,他非常直接地怼了回去:「现在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团结一致,马库斯,我们是一个团队,而非单打独斗——我想,你现在更需要冷静。」

很显然,斯马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永不衰竭的活力成了某种助燃剂,这场对峙演化成更衣室斗殴似乎只差临门一脚,他们把各种东西扔得散落满地,队友在他们升级成动手前赶紧阻止了这一切。

万幸的是,他们很快缓和了下来,这只是次小小的内讧。

「我爱马库斯的激情,他就像团永不熄灭的火,」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布朗看起来并不生气,「说实话这正是我最爱他的地方........我们需要他的这份能量,或许这种事以后会继续发生,但我们要学会拥抱彼此,一直都是这样。」)

卡米莉亚总是告诉斯马特:「永远不要在战斗中退缩,但要知道如何选择正确的道路。」

这也正是斯马特所需要学习的。

*****

老福特曾经为斯马特留下一块玻璃,来自酒店的玻璃镜框,大约三英寸,它曾经正好卡在斯马特小手指的两个肌腱间,而现在它被从血肉中取出,装进一只小小的玻璃瓶里。

老福特不时会拿出来给他看,让他记住,记住这块玻璃,记住那天的冲动让他付出血流不止的代价,记住他的愤怒几乎毁了他的职业生涯,记住他没有资本同这个世界和命运恣意妄为:因为他和其他人不同,一旦没了篮球,他将什么也不是。

在2018年1月23日的一场常规赛中,凯尔特人以1分分差输给洛杉矶湖人,而斯马特终场前的一记强投三分正是毁了比赛的爆点,更讽刺的是,他回到球队订下的比弗利山酒店后,发疯般一拳干碎了浴室里的镜框,而那些玻璃碎片差点要了他的手。

因为他的无能狂怒,他缺席了全明星前的11场比赛。

「需要我做些什么吗?」老福特问。他记得那天斯马特奄奄一息躺在救护车上,曾经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

「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斯马特眼里含泪。

「会没事的,」老福特安慰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斯马特只能坐在场边,看着他的队友在球场上拼搏,那些缺席的时间混合着尴尬的悔意包围了他,他对自己彻底失望透顶,而那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太快了,如果他能阻止自己的手接触那面镜框,他会的,但他没有,他也不能。后悔莫及。那不是一时冲动,他感到一阵受伤的无力: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手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的冲动害了其他人,害了他的队友,害了整支球队。

他是罪魁祸首。

「我想这段经历让他彻底改变了,让他感受到那种『你随时都可能会出局』的无力,」小福特说,他接着补充,「我认为他现在正处于这种阶段——我需要再变强一点点。」

这种想法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可从来没出现过,那个时候的斯马特完全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好斗性格」的代言词。

在高中时,他曾经破口大骂过他的教练,就因为后者对他喊了句「下去」。

结果,斯马特所在的那队毫无悬念地输掉了比赛。

「真是一群白痴蠢货!」斯马特在走廊里大吼大叫,借此宣泄自己的愤怒。

而直到升上大学,加入了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校队,他的烂脾气也完全没有一点改善,还被贴上了混沌加农炮(形容一个人乖戾无常,容易引发争端)的标签。他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性格,尤其是在一场对阵德克萨斯理工大学的比赛后,他不仅输掉了比赛,还在最后几秒怒不可遏地冲到看台上,用力推了某个嘲笑他的球迷一把。

当时,除了他的队友还有他要好的几个朋友外,几乎没人知道他当时经历了什么。

「那段时间他的妈妈一直在医院,」小福特回忆,「那个星期他要处理很多事情,很多烂摊子构成那一瞬间的冲动——他那样做有错吗?我想是的,我没有在为他开脱,但那背后还有更多其他东西......我知道他当时正在经历什么。」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直到进入联盟,斯马特的「斗争之旅」仍在继续,驱逐和罚款也是纷至沓来。在2017年输给华盛顿奇才的一次常规赛后,他崩溃不已,以至于他在客队更衣室的墙上用拳头轰出个大洞。

「当他刚进联盟的时候,我想他可能不知道该如何正确表达他的情绪,还有他的激情,」克劳德说,「在火药味最浓的时候,他得学会如何更好地与他的队友相处。」

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对斯马特来说似乎有些困难,但他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他不知道如果失去这份火焰,他是否还能保证他能够做到像现在这样高效——或者富有激情,这些都是它赐予斯马特的。

但是,在斯马特的全部生命里,似乎那些看客们都只看到了他强硬、尖锐的那一面,而对其他特质视若无睹。

*****

斯马特爱孩子。当他被一群小朋友团团围簇的时候,他那颗硬汉之心似乎也会变的柔软,那些骨子里凶悍的血性似乎也都消失无踪了。他沉浸其中。

他对指导这些小家伙们乐在其中。有一年夏天,他和其他凯尔特人的队友在迈阿密大学参加由飓风队主教练吉姆·拉拉纳加所创办的篮球训练营(C队助理教练杰伊·拉拉纳加是他的儿子)。大人们在孩子们吃午餐的时候随意地练着球,而当斯马特投出一记底角三分时,正好被偷偷溜进来的好奇小不点们撞见了。

「马库斯——马库斯——马库斯——」孩子们欢呼着。

斯马特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他嗖嗖甩出又一记三分,然后向孩子们跑去,秀了个毽子翻接连续后手翻——他真的很擅长各种特技,他蹦了起来,和每个孩子击掌。孩子们蜂拥而至,把他团团围住,就好像斯马特是个跳进演唱会此起彼伏粉丝海洋里的摇滚明星。

「他有一颗善良的心。」斯马特的前队友杰夫格林说,他现在效力于奇才队(译者翻译时,杰夫格林目前正在丹佛掘金队效力)。

同样的,斯马特也是个有点幽默的笨蛋,他喜欢搞恶作剧,把更衣室里的每个人弄得乐不可支,而在场上,他的队友命中一记投篮时,他表现得比自己投中了还要开心。

「很多人都会说:天啊,马库斯简直就是个疯子,他就是个卑鄙小人!」斯马特的前AAU教练冯泽尔·托马斯说,他正在为YGC36队执教(斯马特的IG名正是Youngamechanger),「但我觉得,马库斯才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他一点都不坏——除非你先使坏和他对着干,除此之外,他绝对是那种超受欢迎的人。」

斯马特的激情来自于他不得不每天努力谋生,来自于他一无所有的童年。看着他所爱的人在痛苦里挣扎,然后死去。就像最疼爱他的大哥,托德·威斯布鲁克,最后死在白血病的手上,那年托德33岁,斯马特只有9岁。

枪声和警笛构成了他童年的主旋律,帮派、暴力和毒品如影随形,这造就了他,也造就了凯尔特人的36号。

*****

凯尔特人自选秀前就已经久仰斯马特大名,同样地,也知道他可以成为怎样的人。沃尔特·麦卡蒂曾在2013-18年担任凯尔特人助理教练,他回忆,在2014年的联合选秀大会采访上,斯马特表现得风度翩翩,脸上总是挂着得体的微笑。

麦卡蒂知道或许这家伙相当特别。斯马特人如其名,他总能够当机立断,抓住每个确定的转机和关键点。

「每场比赛他都会尽他所能。」麦卡蒂说,这位教练现任职于埃文斯维尔大学。

这是斯马特刚加入联盟没几个星期发生的事儿。当他第一次走进凯尔特人的健身房时,碰上了布莱恩·杜(他是凯尔特人2003-17年的体能教练)。那时候卡米莉亚也陪着这个大男孩一起。

「嘿,我想你一定就是B-Doo,对吧?」卡米莉亚说,「我听说由你来负责带着这些小菜鸟,教他们如何成为合格的男人——那么,如果这孩子不听话的话,请打电话告诉我,听见了吗,马库斯!」

「是,是,亲爱的妈妈。」斯马特马上回答。

布莱恩很快意识到,只有竞技才能刺激斯马特调动他的一切,比如一项挑战,一个游戏,而像布莱恩平时准备的那些简单的运球投篮训练对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他在每场比赛中都表现出了其他人难以追赶的竞争力。」布莱恩说。

而斯马特的球商早早就天赋尽显、大放异彩。「他是我执教过的、最特别的年轻后卫。」史蒂文斯说。

但这一切对他来说可不是自然而然、天生就有的。比如自律,这份很难培养的品质——在斯马特还是个菜鸟的时候,他曾试着努力去接受那些单调的节拍:比如例行公事,比如合理饮食。有人说他超重了(确实如此,和斯马特同身高的后卫体重基本都在80-90Kg的范围,而斯马特体重却将近100Kg,但这也是他能更好强吃那些后卫的资本之一),这是因为他经常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披萨或者鸡翅,好像他仍在大学生活那样随心所欲、暴饮暴食。

如果斯马特还想留在这里的话,他就必须得改掉那些坏习惯。「进入联盟很难,而留在这里同其他人竞争则更加残酷,」斯马特说,「你必须做到调整,调整你的身体,精神,情绪和心态。」

在2016-17赛季中期,斯马特同助理教练杰伊·拉拉纳加一块儿训练的时候,他告诉后者:「我想,我已经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了。」

令拉拉纳加印象深刻的是,斯马特有着足够的谦逊来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他需要变得更加适应、稳定,他甚至为自己聘请了专门的厨师来完善健身计划。他练了数不清的跳投。

「无论在什么运动项目上,马库斯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竞争者之一,」拉拉纳加说,「很多时候,哪怕你下定决心要为比赛投入一切,那些无聊的准备和重复的练习也可能让你心生倦怠,我想他真的有所成长了。」

他离自己想成为的球员似乎又更进一步——在2017年东决G3对决由勒布朗·詹姆斯所带领的骑士队的比赛中,他展示了所有他能证明的一切。他砍下了生涯新高的27分,并用7个三分球杀死比赛,带领凯尔特人赢下比赛。

「我想他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找到了自己的身份定位,」斯马特的大学队友、现效力于发展联盟长岛篮网队的卡马里·墨菲说,「这给了他信心,他在那个时刻找到了自己,他属于那里。」

*****

这个赛季,斯马特真正地找回了自我,变得更好——激情之火热度不减,但变得更成熟、更沉着。

哪怕他似乎仍旧有点旧习难改,在2019年1月19日凯尔特人客场对决老鹰的比赛中,他因和德安德烈·本布里发生激烈冲突被驱逐出场,还被罚款3.5万刀,但他也是那个打破杰伦·布朗和马库斯·莫里斯之间分歧的人。

哪怕他在19年一月份的三分球命中率高达42.9%,二月份却像陷入打铁魔咒般连丢20记投篮——他也能用一记可怕的扣篮杀死比赛,从76人手中夺下胜利,让凯尔特人在连败洛杉矶双雄后得以重回正轨。

而这一切都是在哀悼中发生的。

嗯,或许不是中间,因为它没有开始,中间,结束。无尽的思念。

永远不要在战斗中退缩,但要知道如何选择正确的道路。

「我们爱马库斯的一切,」史蒂文斯说,「因为他永远保持着一份永不消散的激情,绝不缺席,兢兢业业,他对团队的贡献是统计表上的数据无法简单概括的。」

他总是在合适的时机展现自己的强硬防守,同时也知道如何让自己更好地变通调整——而这些都是年岁和经验增长赐予他的礼物。

斯马特的眼睛一秒钟也没有离开过球场。

posted @ 22-07-02 04:49  作者:admin  阅读量:

907彩票平台,907彩票官网,907彩票网址,907彩票下载,907彩票app,907彩票开户,907彩票投注,907彩票购彩,907彩票注册,907彩票登录,907彩票邀请码,907彩票技巧,907彩票手机版,907彩票靠谱吗,907彩票走势图,907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907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