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就动手,置人于死地才罢休?唐山五虎都属于全能自恋者

 服务项目     |      2022-06-19 10:06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在心理学上,如何解释人的暴力攻击行为?从传统的精神分析弗洛伊德的观点解释,攻击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它又包含“生”本能和“死”本能,当一个人内在需求压抑过深得不到满足时,就会释放攻击本能。

分别有两种情况,对内攻击的人不断否定怀疑自我,最严重的走向抑郁自杀,追求“死”本能,而对外攻击的人不断逃避真实的“糟糕”的自己,攻击或者杀害他人,追求“生”本能,很显然,唐山施暴者属于后者。

一言不合就动手,置人于死地才罢休?今天我们就来深扒唐山施暴者的心理问题。

很多人会猜想,几个恶霸自称唐山五虎,长期以来一直欺压百姓、欺压民众,并涉及黑道和邪恶,嚣张程度令人发指。 这样的人背后一定有人给他们撑腰吧?其实大家推断的很准,这样的人不仅背后有势力在撑腰,最主要的是有一个“病态的家庭”在撑腰。

他们病态的家庭把几个“恶虎”捧成了社会的巨婴,榨干了人民的俸禄,社会上每一个“巨婴”,背后的父母都居功至伟,功不可没。

唐山五虎的“巨婴心理”,我们称之为“全能自恋(Omnipotent narcissism)”。

全能自恋,是每个人在婴儿早期都具备的心理,即,婴儿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母亲就是自己的全世界,并且认为自己和母亲是完全浑然一体的,婴儿认为这个世界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运转,如果母亲在这个阶段给婴儿提供了足够的自恋需求,婴儿就会逐渐分化成健康独立的个体,由全能自恋转化为健康自恋。

相反,婴儿如果得不到母亲提供的自恋需求,就会产生强烈的无助感,并会演化成一种心理缺失,并在成长的挫折性事件中再次退行到“全能自恋”的状态。

我们称之为成人的全能自恋,不同于全能自恋婴儿的“手无缚鸡之力”,成年人的全能自恋病态且非常有杀伤力,正如其名“全能+自恋”,即我觉得我像神一样无所不能,可以任意摆布他人的命运。

轻则将其他人和万物都当做自己的棋子来对待,不能较好地尊重对方,重则完全不把对方当人看,可以任意攻击和伤害,从唐山施暴者和受害女孩冲突的对话可以看出,施暴者从未把女孩“当人看”,可以凭借自己欲望任意侮辱和索取。

形成成年人的全能自恋的毒瘤家庭一般有两种:

第一种,忽视、贬低,让孩子觉得自己在某一方面长期不如别人的家庭

第二种,过分溺爱宠爱,让孩子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家庭

前者常见于那些为了孩子维持婚姻的父母,对孩子的个人价值无视和贬低,“你为什么这么蠢,这么笨,为什么不能懂事努力点学习,要不是因为你,我和你爸早就离婚了”。

后者则对孩子百般溺爱,阻碍着他们作为个体分离成独立人的过程,和正常爱不同,溺爱的家庭往往为孩子”过度代劳“,他们不仅物质上过度给予,生活上也为孩子全程包办,生活上为孩子整理书包、穿衣服、系鞋带,剪手指甲;学习上帮助孩子做作业,能代劳的全部代劳。

溺爱的家庭剥夺了孩子本来就有的独立完成事件的能力,而这些能力恰恰是一个人作为个体存在于社会的最重要的武器。

父母虽然没有表面上贬低孩子,但孩子能感受的这个世界的指责:你就是蠢,你啥也不会啥也不是。等于让孩子变得挫败的家长口中所说的“你怎么这么笨”“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孩子”。

以至于这些孩子长大后疯狂需要外界承认他们的优秀,其实这些强烈的渴求,都源于儿时缺乏的父母的认可。

比如《扫黑风暴》里面的孙兴,虽然从小在父母溺爱下长大,但却从来没有得到父母精神上的认可,孙兴只有通过闯祸来获得父母和社会的认可。

欺压百姓、欺压民众,并涉及黑道和邪恶,这种行为从本质上就是一种获取“社会认同感”的方式。

前种家庭的 孩子因为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在某一方面长期不如他人,会出现卓越强迫症——觉得自己总会成功,是命运 的宠儿、自恋型人格、精神操控他人、病态整容、把孩子当服务自己工具等行为。

后者则可能出现行动困难症状、自恋型暴怒等行为,如这次对施暴者对受害者女孩 的暴怒行为,全能暴怒解释为:

当我发出一个愿望,哪怕这个愿望虽然很小,但是这个世界、我期待的对象或者我自己没有满足我的这个“全能神”的渴求,我就立马产生产生暴怒,恨不得毁掉对方,严重的时候恨不得摧毁掉全世界;这种摧毁性心理动机,才是受害者女孩惨遭无辜暴打的原因。

归根到底,全能自恋的成年人还是因为源头上的自卑,孩童时期的父母和社会认同没有得到满足,长大后就会疯似的病态追寻和弥补,内心最深处的自卑要回溯到一个人的早期经历。

这种自卑感究竟来自于何方,是父母的不认可,还是社会的恶意攻击,其实我们每个成年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轻微“自恋”倾向,我们可以学习借鉴,从而不断完善我们的身心,避免在关键时刻 的情绪失控行为,从而正确地保护自我。

- The End -

作者 | 汤米

编辑 | 不下雨

第一心理主笔团 |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

参考资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